咸云

【洋岳】翻译爱情

ててて:

纯情富二代洋×同声传译员岳  半沙雕半正经


想走肾没走成的纯情契约爱~


点梗from: @猫山 




————正文————


1.


木子洋是从后门溜进会场的,T恤休闲裤帆布鞋,和周围一水的西装革履格格不入。朝着坐在会议厅中间的父上大人抬了抬下巴算是签个到,他就百无聊赖的歪在后排玩手机。


 


“绿色环保一向是我们公司的发展方向,这次...”


“陈词滥调,烦人。”木子洋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坐在边上的人听见。那个人是个小年青,估计刚来公司,满眼热情,还抱着笔记本记笔记,看木子洋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想顶嘴。却被后面的人扯住了,凑过来低低耳语“别惹他,木总儿子。”


“木少好。”小年轻有点不甘心的低下头打招呼,脸上的表情木子洋见的多了,无非是对自己这个靠着父辈混吃混喝富二代的鄙夷。所以他最烦开这种会,最烦这种假模假样的热血青年。


 


“Environmental friendly is the chieforientation of our company,  


this time we are delighted ...”


磁性又温柔的标准英音回荡在会场,听得木子洋一激灵,猛地从椅子上坐直,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如果能具现化的话,木子洋的发现美人天线应该已经立得老高了。


 


目标发现,会场二楼有个翻译箱,木子洋视力好,清楚明白地就看到了那个一动一动的白金小发揪,看不清脸,但是就冲着声音,他也得找他录个入睡asmr再走。


“哥们儿,借个外套啊。”满足的看着边上那个敢怒不敢言的小年轻向他说再见,他流里流气的披着西装外套就走向台阶,弯弯绕绕的往同传室走。


 


2、


有的时候你离真爱就一眼,木子洋暗骂自己的鼓噪心跳。


什么狗屁一见钟情,不都是见色起意。老子可有内涵,不玩这些虚的!我要是动心,都对不起我这些年喝的酒,玩过的party。


他靠在玻璃门外,欲盖弥彰的看着那个毛茸茸后脑勺。


 


翻译员先生挂着收音用的黑色耳机,稳稳当当的卡在扎起来的小辫子上。看起来是带了眼镜,黑色的眼镜腿从耳后伸出来,压的耳朵尖发红。明明是在工作,却摊在椅子上每没个正形,似乎是看有人进来了,回头不开心的睨了一眼。


靠!衣冠禽兽,带感!


 


木子洋只觉得心跳的飞快,像是有人拿98k在他心上突突了五分钟,一见钟情真不是狗屁,是柯基屁股,欲罢不能深入中毒那种。


 


似乎是看他不走,这人还皱着眉头冲他呲了呲牙,看口型是说“出去,别打扰我工作。”


木子洋:…


这是什么原始又可爱的生气方式。


绝!


我木子洋向之前喝过的酒玩过的party讲一句对不起,老子错了。


 


老木可真啰嗦,木子洋觉得这一点他随爸爸,之前一直觉得话多不是坏事,现在他真切的觉得套话就别bb,耽误他追美人。


手表上分针爬了两个格子,他沉醉在大美人的磁性嗓音无法自拔。


分针爬过六个格子,他开始担心未来孩子他妈会不会口渴。


分针爬了八个格子,木子洋已经准备给劳动局打电话了,举报他爸压榨劳工。


 


“谢谢到场的各位,会议结束。”


“Thank you for coming.”


也顾不上完整翻译,岳明辉按下按钮,摘下耳机就转身看着木子洋,表情似笑非笑。


“木少,您这不合适吧。”


尾音黏糊糊的往上飘,小勾子似的勾的木子洋魂魄昏昏沉沉上下飘。


 


“咱们领证吧。”


木•我怎么又多嘴•子洋今天也想买口罩。


 


3、


木子洋其实很会,身世好气质佳,甜言蜜语不要钱似的往外撒,不用他出手,多得是桃花往他身边凑。周围朋友都说要是空窗期,跑这小子身边晃一圈,基本上未来男女朋友就有了,比锦鲤还灵。


但是木子洋本人,实际上有时候有点傻白甜,他向往着纯纯初恋。


但是不要小看傻白甜,他有颗被网文小说荼毒的不得了的霸道总裁的心。


 


在微信上火箭都开得飞起,木子洋才发出了邀约。


 


今晚七点,我去楼下接你吃晚饭,小辉。


这是他学习多年学到的句式,冷酷又亲密。


 


好呀。


木子洋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两个字,在直径两公里(并没有)的床上滚来滚去,笑的开心。


然后岳明辉下楼的时候就看见这傻孩子一脸冷酷,在太阳完全落下的晚上带着个墨镜,靠在跑车上喂蚊子。


智障。


 


4、


调查过岳明辉的喜好,吃牛排对着英国留学生没意思,俩人吃的创意料理,就是那种一盘卤煮都得插个玫瑰配玫瑰酒的那种。


岳明辉晃着酒杯看着对面耳朵红红的木子洋,西装革履大背头,适当的首饰戴着,凌厉五官在跃动的烛光里俊美异常。


比喻的话就像是他在博物馆看到的圣爱德华王冠上那颗黑王子红宝石,在人群里熠熠闪光,完全想不到正吃的是猪大肠。岳明辉的性子里是带着点小恶劣的,他喜欢闪亮亮的东西,东西和人都是。


 


也不知道木子洋从哪里找的神奇餐厅,菜品出品不错,配的酒也很好。喝的岳明辉眼波流转,扣子也不好好系,惹得木子洋冷气满场,危险的像是一张绷紧的弓,射死所有投来目光的人。


 


“咱俩都喝了酒,总不好酒驾吧。”


大少爷带着他的英文教师挤了地铁,人不算多,但总是没座位。俩人近的呼吸都拂在衣领子上,木子洋甜蜜蜜的护着人,不期然耳边轻飘飘的飘来一句:


“做我男朋友吧。”


 


翻译员先生眼睛湿漉漉的,睫毛长长翘翘的像是扫在他心口。


这地铁值!赶明儿老子就买下这辆车,印上俩人的情头满城皆知!


 


暧昧像是气泡,在岳明辉买的琉璃灯暖光下氤氲浓重,然后被他干脆利落的戳破,果断的像是他读的单词里的爆破音。


非得等到胳膊缠胳膊,嘴唇亲着锁骨,他才问一句“你是知道我们不能酒驾的吧?”


木子洋终于是望进人的眼眸深处,露出狐狸尾巴“还真瞒不过你,但是你不也目的不纯?”


笑眼望进笑眼,挑逗勾着假意。


木子洋最烦假模假样的正经人,岳明辉最讨厌走肾不走心的富二代。


 


像是先动心的一个博弈,幼稚的非得先确定是灵魂相依而不是色授魂与。纯情少男心交出了去才升起狐疑,试探着对方的真情假意。


于是俩人守着道最后防线制定了君子协议:同居一个月,从朋友开始。


 


但是欲火得熄,在俩人小学鸡的商议后,他们在深夜看起了英配版小猪佩奇。


 


5、


小说里渥伦斯基和安娜在一起后就态度大变,红玫瑰都成了蚊子血。


 


俩人同居第一周,都憋着火,天天吵架。


“岳明辉、你这铺的什么床!我家不要这样的媳妇!啊!”


“闭嘴!”岳明辉顺手就扔过去一只他楼下捉的知了猴。


“岳明辉!绝交,白金大傻子!”


“你闭嘴,智障富二代!”


 


木子洋感觉一见钟情的冷艳美人完全被颠覆,他仿佛看上了一只暴躁峨嵋山跑下来的猴。


same to岳,他感觉这不是红宝石,是一个打扮成红砖头的相声收音机。


 


 


同居第二周,很惶恐,为沙雕的同步感到惶恐。


岳明辉在客厅专心致志的看球,詹姆斯进球让他兴奋的在沙发上跳起来,“boom!”


木子洋端着盘水果从厨房走出来:“biu,biu,biu!”


确认过眼神,是看过同样土味视频的人。


 


 


第三周,木子洋习惯了陪着岳明辉捂着眼睛看鬼片,在他看教父的时候递纸巾,还时不时的给熬夜背专业单词的他递杯加了奶的咖啡。岳明辉也习惯了木子洋的小脾气,接他无厘头的烂梗,也学会了做西红柿炒鸡蛋。


 


像是注射的防疫针,病原体入内,发热发病然后恢复健康,百毒不侵。他们是脱敏之后的健康体。


 


6.


第四周的时候木子洋的父上大人分给了他一部分业务,他忙的脚不沾地。应酬总少不了,木子洋在酒吧蹦迪到半夜,看着身边的莺莺燕燕总觉得不对劲。眼睛没老岳的黑亮,鼻子比不上他秀气,身段也不如他好看。在小区花园遛两圈散点酒气,喂饱了方圆几里的蚊子,他估计老岳早就睡了,就轻手轻脚的回了家。


 


“洋洋,你回来啦。”客厅的灯还亮着,沙发上缩在薄被里的身影晃悠着坐起来,岳明辉困的睁不开眼睛,嗓音是木子洋最爱的奶泡音。


“怎么不睡?”


“你不是怕黑吗?给你留了盏灯。结果等的睡着了。”


 


怀里的人头发乱糟糟,不穿鞋,眼眶下还有点青黑,半点没精英样子,抱起来软绵绵的让木子洋的心也轻飘飘的。


 


7.


木子洋是个爱作死的人,就算知道了岳明辉爱闹觉,他依旧没忍住大早上在人家脑门上啵的亲了一大口。


然后满足的听到了他最爱的嗓音中气十足的吼他:“我要睡觉!”


 


嗓音没落,岳明辉的手里就被塞进了一个小盒子,木子洋在这人把它摔出去之前按住了他的手。


“小辉,这可不能摔,摔了怎么结婚?”


“???”清醒了一大半的岳明辉眼疾手快的把盒子打开,一对刻着两人名字的男士对戒。


 


没有鲜花烛光,没有钢琴和烟花,只有一个鸡飞狗跳乱七八糟的早晨。岳明辉觉得自己有点亏。


 


“艹!我就这么把自己卖了?”


“说艹咱就艹。好的,我时刻准备着!”


 


今天木子洋终于得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直播3D环绕asmr,心满意足。


 


8.


如果把爱意同声传译,岳明辉会选择更直接的方式。窝在胸口听心跳,听呼吸的频率,用手触摸着感受着那多0.2摄氏度的炙热体温。


 


 


 



评论

热度(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