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云

❣️(全)补裆

好爱,就是给我一百万个机会,也休想让我离开你。 ​

虾鸡:

🌙🐑       ❌🔔


原: 我在你后背盖了个房
的确这些天状态超差的,在慢慢找回来
想陆陆续续的把以前没写完的都给写完


————————————


1. ❤
这个暑假灵超留在家里看店。
他小叔抱着笔记本来了,往那一坐一天,写论文。
灵超凑上去看过,太专业了,看不懂。
灵超胆子大,有时就那么直截了当叫他小叔大名,“我说岳明辉,你这论文什么时候能写好啊?”



“告儿你,这论文!写好了你小叔就飞……也不是飞黄腾达,就扬……扬名立万,该这么说吗?反正写好的话这破地方你小叔就一辈子也不用回来啦!”
说到这岳明辉一敲回车,脸上是久违的得意。


“那,你常揣俩芒果跑着去见的那个哥哥,他怎么办?”


岳明辉愣住了,他还没想过,从来没想过。
岳明辉有个大模男朋友,这点灵超是知道的。切,好像谁没有似的。
不过是今天才跟岳明辉讲罢了。


岳明辉大吃一惊,“什么?他也是北服的?”


“木子洋。”
“卜凡。”


两人几乎同时异口同声,听见对方口中的和自己那位不是一个名字,又各自松了一口气。


岳明辉家里那位爱哭,哭完鼻涕眼泪纸都往他手里塞,就这点事岳明辉能絮絮叨叨好久,每次论文写到瓶颈时都得拿出来念念。可下回又是兴致勃勃往怀里揣俩大芒果,巴不得跑地更快的去见他,好像怀里不是芒果


是春风,是历经了整个丰收过程的甜。




灵超相反,他不爱提起卜凡。
好像看起来这机灵鬼儿也没多喜欢那高个儿哥哥,只不过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过着,哪天说分了也不至于痛哭流涕,就这么互不相欠的挂着。
灵超能感觉出那哥哥最近来的频了,明明说是着急去上课,手里还提着给灵超送来的肯德基新品,临了走前还不忘往他兜里塞一小把糖。
灵超每想到这就笑,这人,还真把自己当小孩子了。





窗外隐约雷响,并不怎么明显,岳明辉只抬头看了一眼又开始搞他那论文,
“超儿,你想过没有,长大了干什么?”


“干什么都行啊。实在不行就回来开水果店。接着卖苹果,卖橘子,卖您家里那位爱吃的大芒果。”


“我说真的。”


“我也说真的。我没你那么胸怀大志,就一普普通通孩子,走哪算哪,长什么样走什么路就随他去吧,我定不了。”


岳明辉知道,他大侄说的其实都是现实。
不过是站在懵懂年龄对十字路口感到迷茫的孩子罢了,对未来哪那么多想法呢?



“哎小叔,我问你,如果真要你选的话,你选那个哥哥,还是选这个机会?”
灵超食指在屏幕上能让“扬名立万”的那些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上敲了两下。



那天岳明辉对着灵超食指尖那个英文单词发了好久呆,直到灵超也觉无趣起身离开,他这才怔怔抬起头,望了望天上那个看起来不太圆,也根本不够亮的太阳,看起来有点要乌云密布的意思。


“还不一定的事呢。”他小声喃喃,不知说给谁听,抬手合上电脑,“超儿,天要阴了,我进里屋眯会儿。”


“论文不写啦?哎对了你今早是不是在门口晾了条毛巾?不收了?”


“那是手帕。你给我收了吧,放包里就行。”岳明辉翻了个身。


你留下的那条手帕我洗干净收好了
叮嘱我的我也记住了,
以后会多对自己留心,
尽量不让自己受一点伤,
你不必担心了
这样的天气,你也惆怅吧,
拄着下巴在窗边看阴天,
怕会下雨,怕我今天没去看你,
怕最后空荡荡的路上要自己跑着去小亭躲雨。
你厌恶暴雨,从来都是,我知道。
不会下雨的,只要一觉醒来,一切就都会过去的,当我起来就会是晴天。
不过,不是所有事都像这样睡一觉就能一笔带过的,你我都知道。





2. 💕
灵超不是不喜欢卜凡。


他只是没办法控制自己。



好像从很久以前他就想要很认真地去爱一个人,但终于,这一天来了,他反而束手无策。
也从来没觉得自己多好看,一直想着努力学习的灵超,也是在成长过程里慢慢从别人口中得知了自己相貌出众的事实。
可也并不真的自信。


那个叫卜凡的哥哥很喜欢搂着他,一条胳膊小龙似的盘在他肩上,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摩挲他头发,一下一下,很温暖,很轻。


灵超怕自己还没学会怎么去爱一个人,反倒先依赖上他了。
这是极其不负责的,他知道。


所以当那条胳膊再试图攀上他肩膀时,他不动声色躲开了。
这很伤人,他也知道,可也没办法。


“下次来别带着糖了,我牙痛。只要你来就好了。”
他试图把这份依赖换成爱多一点。


那张稍成熟的脸一怔,随即笑开来,“好。”





3. 💓
木子洋没哭,这是岳明辉没想到的。
电话夹在好不容易空出来的肩膀里,岳明辉一手撑着伞,另一手拎着要给他惊喜的蔬菜水果。
岳明辉正打算不告诉他偷偷地赶过去。
凉丝丝的声音从话筒里飘出来,巴不得连笑也是凉呼呼,
“我今天看了你推荐给我的那部电影,是很感人,但我没有哭哦,你赌输了。”
电话那头是难掩的得意。


“好,那要怎么惩罚我?芒果还是什么?”岳明辉很配合的服输,哄小孩一般。


“我要……”


木子洋也不知道自己停顿了多久,岳明辉很认真很耐心的在电话那头等,
“嗯?想好了吗?”


“你。”


我要你。


他本站在雨里,站在路口等绿灯,这迟来的一个字竟听得浑身舒畅,像被人解了穴。
你可知道,我等这句,等了多久。
去他妈的论文,就是给我一百万个机会,也休想让我离开你。



爱是什么呢
是披萨入口时沾上了番茄酱的口红
是少女酥胸上纹的小朵玫瑰
是你嘴角笑时露出的虎牙
是我期盼后卷土重来的你单刀直入的吻
是你
是我
是某人急匆匆跑着来见时怀里那两个黄灿灿的甜芒果





4. 💞
卜凡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话多了起来,灵超不爱说话,卜凡就成了俩人里的说话担当,“我没想过,能在这样下过雨后的早晨,和你一起去吃早茶。路上碰到一只猫,音像店在放落日飞车的jinji,像梦。”


灵超听了笑。
卜凡又接着说,“你知道吗?我最一开始见你是在水果店,你穿着……”


“我穿着一件百香果颜色的衣服,你说了八百遍啦!那天我眼睛很亮,你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感觉出……”


“我喜欢你。”
这两个幼稚鬼好像热衷于互相打断。


“然后你就总来这买百香果,希望这样能引起我的注意……”


“但是没有,真正引起你注意的其实是我中断买百香果的那天,那天我买了蓝莓。”


“那是因为你那天不小心打翻了货架上的两盒蓝莓,还踩了我一脚。”


“我解释过了,我绝对绝对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啦!我是说当时,当时以为你是故意来闹事的,还想,你那么高,我可能打不过你啊!”


“谁想到这个看起来很凶的大个子是上天拍给我们小精灵送温暖送关怀送体贴,还有爱的。”说到这,卜凡笑着拍拍自己胸膛,假装不经意的将小灵超的肩搂过来,“总之,感谢百香果!也感谢蓝莓!”


“喂!我跟你谈的恋爱你感谢他俩干嘛!”


“好好好,谢你,感谢我的小祖宗还不行嘛!”


小祖宗很开心,在高个子怀里快乐地咂着最后几口百香果汁,自己也没发现,这次竟没有将那条手臂拿开。


“那你,是怎么想通,要和我互相折磨的呢?”


“什么互相折磨?不是我折磨你然后你心甘情愿的接着好吃好喝的哄我嘛!!”


卜凡心想,好好好小崽子要不是喜欢你早把你一巴掌推沟里了,刚想完转身又买好一只冰淇淋,狗腿地递上前,“接着说。”



“你是那种……我觉得如果谈恋爱的话,会发生很多故事的人。而我啊,”小灵超接过冰淇淋舔了一口,“喜欢故事。”



我没遇见你之前总觉得自己平庸,
可遇见你后,我觉得自己好像有一点点特别,
因为我从你眼眸中看见我,
那个我,比我之前镜子里见过的要好看
那时我就知道,我大概是喜欢你的吧,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吧
就这么简单




(完)🎎

评论

热度(47)

  1. 咸云虾鸡 转载了此文字
    好爱,就是给我一百万个机会,也休想让我离开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