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云

做爱时希望一生年少,拥抱时渴望瞬间变老。

【卜鬼】An accident caused by a Bludger(完)

今天你头掉了吗:

一个莫名其妙的大杂烩,不过是把脑洞凑一起的偷懒写法罢辽。


HP paro,其实并没多少魔法因素。OOC属于我,不上升真人。


 @青椒肉段 桑巴我…尽力了…希望青椒老师不要嫌弃!


文名用英语只是为了让这篇傻屌文显得高级一点而已,本质就是一个游走球引发的事故。


***




01


Gryffindor的那个Katto被游走球砸晕了!


消息传得比金探子更快,没到半天功夫几乎全校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校报主编已经放出话来,谁拍到第一手资料,她将出20个金加隆买下独家版权,要知道独角兽的角也不过价值如此。


毕竟是那个Katto,谁不想买份报纸看看这难得的画面呢?




02


卜凡是被吵醒的,伴随着浑身疼痛和昏昏沉沉的脑袋,他的耳朵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人声,嗓音熟悉语调陌生,他尝试着动了动胳膊,嘶——,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同样糟糕。


“他醒了!”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卜凡的视线立刻被填满,他从人头交错的缝隙中望出去,盯着天花板一阵发懵。


脸全是他认识的脸,徐圣恩、周锐、钱正昊、朱星杰……但穿的都啥花里胡哨的东西,朱星杰衣服上印的那颗萝卜头刚刚是不是打了个哈欠,卜凡怀疑自己看花了眼。在录花絮?他努力地从脑海中搜刮记忆,不对啊,节目都结束好俩月了,咋回事,我睡了一觉梦回大厂?


他记得自己从北京出发,贝雷帽黑墨镜大口罩,安检验票登机,和平时没任何区别,飞机一起飞卜凡几乎是立刻陷入睡眠,接下去的事他毫无印象。


这个梦也忒细腻了,他想,连天花板都搞这么复杂,啥风格啊,那花纹雕上去得费老大劲吧。


他撑着床板勉强坐起来,钱正昊扶了他一把,周锐和徐圣恩一左一右对他耳膜进行攻击,卜凡越听越糊涂,什么魁地奇游走球,拍哈利波特呢你们,是不是还要来个组队淘汰最后三强争霸赛?


卜凡想说话,喉咙干得冒烟,他咳嗽了两声,刚要开口就听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炮仗精大老远就开始炸,簇拥在卜凡面前的人群被一一推开。


“让开,都让开!Katto,我保证你喝了这个就全好了!”


啥啊,不是,王琳凯你咋又来我梦里闹腾!


卜凡措手不及被灌下一大杯绿油油滑唧唧的液体,味道之恶心比徐圣恩的鞋更像生化武器,他两眼一翻,昏过去前的最后一秒满脑子都在想,这梦做得真亏。




03


这是个意外。


卜凡再次醒来时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王琳凯没有消失,就站在他的床边,套着奇怪的黑乎乎的长袍,脏辫一把束在脑后,正背对他张牙舞爪地嚷。


“我说了这完全就是意外!”显然他在和什么人争执,卜凡盯着那头脏辫走神,出厂后王琳凯的发型就换了,几乎是一天一个样不带重,没想到在这里他还保持着最初的样子。这次的梦太完整了,而王琳凯的形象又太过于鲜活,卜凡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总之我会负责的!Mrs.Pinky也说了,药效只有一周而已!”


王琳凯把人推出房间,嘭地甩上门,转身时脸上还怒气冲冲,一跟卜凡对上眼他的表情明显僵硬了几秒,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卜凡察觉到他眼神飘忽。


“你听到了?”王琳凯的眼珠子四处乱瞟,“你放心,就一周,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应该。”


“你给我喝啥了王琳凯?那味儿太恶心了。”卜凡坐起身,才发觉自己需要抬头仰视对方,王琳凯的脸在眼前放大,手掌贴上卜凡的额头,温度是前所未有的真实,卜凡愣住了。


“什么王琳凯?”对方看起来比他还迷茫,“你睡糊涂了?我是Lil Ghost啊。”




04


黑色长袍,墨绿领带,显眼的学院标识,一个Slytherin,和王琳凯长得一模一样。


哈利波特席卷全球,卜凡当然知道,他承认自己年幼的时候幻想过有朝一日收到猫头鹰来信,但他从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来到魔法世界,穿越,老套得不能更老套了,大概吧,他现在还不能确定。


如果仅仅是穿越就算了,卜凡不自在地扯了扯身上的小号巫师服,墨绿色带着纯银滚边,Lil Ghost给他的,说实在的,他怀疑这是对方小时候的衣服。


卜凡想了想,认为自己怎么也不该分进Slytherin,他应该是个Gryffindor或者Hufflepuff,他还挺喜欢神奇动物的。


徐圣恩冲进房间,也许他现在也不叫徐圣恩了,卜凡抓着后颈想。他坐在床边,两条腿垂在半空漫不经心地晃荡,耳朵里听着Lil Ghost刻意压低嗓子跟对方嘀嘀咕咕。


“Katto,”那个Slytherin点了点自己脑袋,“这儿被砸坏了。”


和王琳凯真像啊,卜凡忍不住有些想笑,他很久没有见到王琳凯了,甚至在梦中对方都只有模糊剪影。何况失忆比穿越听起来正常些,否则他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自己连一句魔咒都不会的事。


卜凡摸了摸自己的头顶,跳下床和Lil Ghost比了比差距。这差不多是我七岁的身高吧,他认命地叹了口气。




05


Gryffindor的那个Katto失忆了!


Gryffindor的那个Katto误喝了逆龄魔药!


校报主编要求全员加班加点,争分夺秒出了特刊,头版头条就是一张特写,七八岁的小男孩对着镜头露出迷茫表情,嘴巴微微撅起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校报被一抢而空。Lil Ghost的宿舍塞满了匿名信件和糖果,还有一堆毛绒公仔。




06


卜凡终于知道自己确实是个Gryffindor,但这没什么,学院间并不像电影中那么针锋相对,周锐和徐圣恩进Lil Ghost宿舍跟进自己家没什么区别,好吧,应该是Zee和Plan B。


卜凡试探性地问起哈利波特,两个Gryffindor和一个Slytherin互相看了眼,Plan B沉痛地摇了摇头,老卡你得好好补补魔法史了,明天课堂测验,Mr.Lee可不会管你是不是个失忆的七岁小鬼。


哈利波特的年代距今已过去百年,卜凡靠在Lil Ghost的床上捧着书昏昏欲睡,那些魔法史上的大人物让他眼皮打架。他看了眼对方,Slytherin不用测试,他盘腿坐在地毯上拆那些信件,垂着头露出发心,脏辫随意地散着,橙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


那些信明明是给我的,卜凡想,但他发觉自己并不介意由对方审阅。


他在夜灯下看书,王琳凯坐在边上检查那些乱七八糟的情书,时不时抬头对他露出豁了口子的门牙,笑容里是明晃晃的狡黠,拿着信像拿着他的把柄,说出的任何要求威胁卜凡都愿意答应他。


他知道这画面不过是脑海中的想象,卜凡垂下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Lil Ghost的睡帽太软了,他戴在头上就一个劲犯困。


那是一顶橘色的睡帽,对现在的他来说有一点大,软趴趴搭在脑门上,往后垂着两瓣绿叶子,是胡萝卜造型。卜凡扶了扶滑下来的帽子,身子往被窝里栽,他的嗓音同样变得稚嫩,困意令他口齿含糊,嘟嘟囔囔说要睡觉。


Lil Ghost抽走他手里的书,笑嘻嘻跟他说good night,little boy。


他不是王琳凯,卜凡在睡着前想,王琳凯好久没对我这样笑了。




07


随堂测验很糟,但还不是最糟的。


Lil Ghost坚持送他去教室,卜凡一路被他牵着浑身都不自在。Lil Ghost的体温有点低,凉凉的,可卜凡还是觉得自己掌心出汗,他好几次想抽出手却始终被紧紧拽住,他怀疑对方忘记了自己并不是真的回到七岁。Lil Ghost给他背了个独角兽书包,真有独角兽在上头漫步的那种,一走动还自带彩虹。卜凡不知道该怎么提醒他,哈利波特刚入学那时候都不会背这种幼儿书包,罗恩和赫敏也不会。书包上甚至还挂着粉红豹、小猪佩奇和派大星,无一例外全是粉色的。卜凡想,作为一个巫师,他该离麻瓜文化远一点。


Lil Ghost在教室门口松开他,蹲下身摸了摸卜凡的脑袋,“考试加油呀”,他的眼睛眯成弯弯月牙,往卜凡手里放了一盒巧克力蛙。


卡片上是卜凡不认识的人,巧克力蛙一蹦三跳从窗边跑了,真糟。


如果是王琳凯……我不该这样想的,卜凡盯着手里的伟大巫师卡片,但会不会有那么一个世界,他比我大几岁,就这样牵着我上学。




08


Lil Ghost和王琳凯很像,但是又截然不同。他们长得一样,性格也相似,但相处越久卜凡越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差异。


或者说Lil Ghost更接近大厂时期的小鬼,而王琳凯,王琳凯已经走得很远了。


卜凡咬着南瓜馅饼,Lil Ghost把自己埋在那堆毛绒公仔里玩悬浮咒,卜凡认出被他悬在空中的是一个嗅嗅玩偶。


他注意到卜凡的视线,指挥着那个嗅嗅扑向卜凡,卜凡赶忙举高手中的馅饼,肚子上立刻被柔软玩具击中。他皱了皱鼻子,Lil Ghost蹦跳着跑向他,接过南瓜馅饼撕了一小块塞进卜凡嘴里,眉眼带笑星光璀璨,像在哄小孩。


卜凡突然有点憋屈。


“我其实不是……”这个笑容不是给我的,他想,我不是你以为的那个Katto。卜凡知道自己在赌气,身体变小之后他的情绪好像也开始莫名其妙,他不该那样说的,这很微妙,他不知道自己在生谁的气,是面前这个人还是远在天边的另一个人。


“我知道啊,”Lil Ghost打断他,还是笑得灿烂,“我怎么会认不出喜欢的人。”




09


Lil Ghost说当时他就知道了。


“你叫我王琳凯,那应该是你很亲近的人吧,我和他长得很像吗?”Lil Ghost向他眨眨眼,从床边捞过那顶软绵绵的睡帽,“Katto讨厌胡萝卜,”他拿着睡帽在手里掂,“他也不喜欢我买的这顶帽子,还说我美杜莎带什么睡帽,Slytherin嘛,很形象。”


“他是彻头彻尾的Gryffindo,勇敢的狮子,同样也很愚蠢——嘿别这么看我——”他把睡帽压在卜凡头上,往下一扯遮住他的视线,“他甚至不知道我喜欢他,蠢透了。”


“你不一样,你更像Hufflepuff的人,梅林啊,独角兽书包哎,五岁小孩都不愿意背,你几岁了,我是说,真正的你,二十了吗?你也太老实了。”


卜凡没工夫跟他计较,他的心跳得飞快,但他能觉察到其中细微的差异,这颗心脏在这当下并不受他的大脑控制。这种说法毫无道理,可卜凡觉得事实就是如此,那是Katto的反应。


卜凡拉高帽子,看了眼Lil Ghost,对方正戳着嗅嗅的肚皮自娱自乐。


“你觉得他回来后会记得这段对话吗?”卜凡夺过嗅嗅抱在怀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


“我们有个咒语叫一忘皆空。”Lil Ghost笑嘻嘻地,抬手对他做了个射击的手势。




10


校报今日的关键词是图书馆。小男孩踩在木梯上,踮着脚尖伸手去够高处的古籍,午后的阳光透过斜纹窗框在他身上打下交错的线条,画面被定格在油墨香气中。


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他从梯子顶端跌落,手指堪堪攀住木板却只带下了一排书本,下坠的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变故发生得太快连走马灯都来不及闪现。


——他浮在了空中。


Lil Ghost从后一排书架上方探头,挥了挥魔杖卜凡就开始左右晃荡,在魔法的作用下,卜凡就像一根轻飘飘的羽毛。他的脸一点点涨红,瞪着对方的得意脸庞却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咬着嘴唇小声嘀咕“该死的斯莱特林”。


哐!他屁股着地,重重地跌坐在散乱的书籍中。罪魁祸首哈哈大笑,趴在书架上向他眨了眨眼睛,“哎,我找到让你回去的方法了。”




11


“你确定要这样吗?”卜凡仰着头直勾勾地盯着Lil Ghost,脸上挂满显而易见的怀疑。


“你有更好的主意吗?”年轻巫师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清了清喉咙压低嗓音营造紧张氛围,“跟紧我。”


他们穿过长长的走廊,壁画上嫩叶正在发芽,小姑娘躲在画框后咯咯地笑,楼梯回转连上另一段过道,卜凡转头看到窗外高耸的尖顶。这是Hogwarts,他跟在对方身后漫无边际地想,我到底为什么会在这。


Lil Ghost停住脚步,卜凡没留神撞上了他的背,他捂着鼻子探出脑袋,面前的墙上出现了一扇门。


壁炉里燃着火苗,室内的温度暖得恰到好处,雪松上挂着彩灯和圆球,圣诞帽里塞满包装精美的礼物,抱枕蓬松靠着沙发椅背,茶几前被空出一大块空间,羊毛地毯软软地铺在脚下,留声机在黑胶唱片上细细摩挲。


卜凡站在门口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扭头望向身旁的青年,“我以为有求必应屋消失了。”


“不代表它不能再回来,”Lil Ghost看起来更意外,“但我只是想要一个跳舞的地方,”他抓了抓后颈率先走进房门,“呃,也许它对跳舞有什么误解。”




12


书上说舞蹈是沟通异世界的桥梁,佐证材料的可信度跟匹诺曹难分伯仲,但这里是魔法世界,白衣少年相拥舞蹈随后消失在冰上这种故事听起来似乎也没那么灵异。


可书上没说是哪种舞蹈。


卜凡现在的身高只到对方胸口,可能还往下那么一点,他瘪着嘴满心不乐意,眼观鼻鼻观心心只能观到脚背,这舞跳得他憋屈极了。


而这甚至不能算任何舞种。


Lil Ghost拉着他转圈,长袍在空中划出圆弧,身姿灵敏也改变不了他只是拽着卜凡瞎蹦跶的事实。卜凡完全跟不上节奏,胡乱踩了对方好几脚,胳膊被扯得生疼,一圈圈转得头晕脑胀,他的脸皱成一团,看圣诞树都仿佛有重影。卜凡几乎要忍不住叫停。


是Slytherin先停下脚步。


他从上方环住卜凡,卜凡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被圈在他的怀抱中,脸压在胸前,他说话的时候卜凡能感受到胸腔轰鸣震动。


“…我没想到我们的第一支舞会是这样。”他在和Katto说话,卜凡听着他的心跳默不作声。这是想念的声音吗,心脏跳得如此沉重,就是想念的声音吗,他想起来自己曾经听过类似的声音,比这更快一些,更急促一些,在决赛的那个晚上,王琳凯蹦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所听到的心跳声。


卜凡伸出手回抱对方,却感到视线突然拔高。


药效结束了。




13


好在这是有求必应屋,来一套红黄色系的校服不成问题。


Lil Ghost压着抱枕斜靠在沙发上打量他,眉梢轻挑目光将他上下巡睃,卜凡在这样的注视下感到无言压力,一根领带打得磕磕绊绊,长袍纽扣几次对不准扣眼。


“你欠我一套衣服。”他扔开抱枕站起身,勾勾手指卜凡自觉凑上前。Lil Ghost的手细细长长,将他的领带松开,交叉旋转翻折,整理好骨架然后系紧,指腹轻轻掸去领口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卜凡现在垂下眼能看到他颤抖的睫毛。


卜凡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话。他不擅长处理这些,这一切,很多时候他把握不准说话的时机,或许他该说点什么,就像那个晚上,王琳凯冲上来的时候,他本该说点什么的。


“再跳支舞吧。”巫师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手风琴出现在空中,乐声缓缓,风箱起伏间音符流淌,琴声如诉如泉如细语,如午夜的呢喃和辗转,如所有明了或不明了的心事,卜凡搂着他,他的额头轻轻抵在卜凡肩上。


抱歉,卜凡想,还没把他还给你。




14


“不容易啊Katto,你终于长大了!我们搞个派对吧!”


这是Zee的原话。


青春期的少年最怕无聊,变着法子找事做,不热闹不过瘾,什么理由都能炸一场,当然Gryffindo在这方面更具学院特色。


黄油啤酒被偷渡进校,比比多味豆用来玩大冒险,苹果派、姜糖小人、巧克力松饼、甜甜圈、果酱布丁……所有角落都灯火通明,烛台和铜器呈现出玫瑰色的光泽,水果碗里盛满了李子杏子桃子,手一伸橘子皮就乖乖褪下,蜂蜜公爵的糖果暴雨般散落在各处,在沙发缝里挖一挖还能找出吹宝超级泡泡糖。


卜凡作为派对的主角,深知自己一不小心就容易露馅,他捧了杯雪利果汁苏打水,悄无声息地在书架边上舔着糖羽毛笔,口感松脆满嘴甜蜜,卜凡看着嬉笑打闹的他的同学们,没法控制自己跟着一起笑出门牙。


他的生活很久没这么热闹了,他也很久没笑得这么肆意了。


Plan B发现了他,不依不饶地将他拖出书架,卜凡下意识地在人群中寻找那头脏辫,直到被人推了一把,回过头对上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他才感觉到心安。Plan B从背后扑上来,左右手一边一个将他们圈个正着,嘴里吹着口哨叫嚷手指饼。


手指饼上裹满糖浆和巧克力碎,Plan B咬着一端凑到卜凡面前,眼睛狂眨不知在暗示什么,卜凡在周围的起哄声中满头雾水地抓了抓脑袋,Plan B白眼一翻,又别开头凑到Lil Ghost面前。


绿袍的少年笑意盈盈,配合地靠上去咬住另一端,咔嚓,手指饼从中间断开,本就不长的距离缩短了一半,他扬起头,眼神挑衅盯着卜凡,嘴唇的温度将巧克力化开,他的唇边沾了一点枫糖色的痕迹。


卜凡极其小心地咬住断裂的那端,视线相对,他不知道Lil Ghost望过来的时候透过他是不是看到了Katto,他记起有一次他给王琳凯喂香蕉,手指无意擦过唇瓣,似乎比这更柔软。




15


原来他真的很想王琳凯。




16


音乐起的时候卜凡还没反应过来,他几乎是被推进中央,人群簇拥着他旋转,他跌撞几步,站稳后才发现场景已然变幻。


色彩澎拜而鲜艳,墙面上布满红红绿绿的涂鸦,意义不明的喷绘溅射在每一寸空间,水雾从头顶飘洒,舞曲热辣躁动,房间延长再延长,他闻到浓郁的热带丛林气息。


Lil Ghost挤到他的身边,拉起他的手露出笑容。


他们跳舞,跳得随性又自然,腰胯摇摆,四肢扭动,绚烂的光影投在他们身上,彩带纷纷扬扬,他们彼此的身上都粘满亮闪闪的纸片,他带着卜凡旋转,身形终于契合,衣摆带起微风,风中他的笑声越来越远,彩纸模糊了卜凡的双眼,他快要看不清那头脏辫。


吉普赛歌手在天堂流浪,上帝拨弄琴弦开了个玩笑。


卜凡从座位上猛然弹起,又被安全带牢牢勒住腹部,飞机正穿过对流层经历颠簸,他们就要降落了。




17


“我好像做了一场梦。”他茫然地转脸看向身旁的队长,没有意外地换回对方不解的眼神。老岳有些疑惑地望了他片刻,“这儿,凡子,”他点了点自己的眼角,“你搁哪弄的彩纸,飞机上没这玩意儿啊。”


卜凡抬手擦擦眼角,收回来的时候一张亮闪闪的纸片躺在他的掌心。


他手忙脚乱地翻兜掏手机,全然不顾身旁小声的呵斥,开机开网开微信,那个寂静已久的置顶头像下,对话框里出现一句话。


王琳凯,我想你了。


他还有很多话想说,想告诉他这一场奇遇,想问他要不要听听我的心跳声,想说对不起那一晚我什么都没说,但我终于明白了,那是喜欢。


卜凡的手机又被强制关机,他的视线投向窗外,陆地逐渐清晰。


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18


Lil Ghost盯着面前的人,彩纸粘在对方的脸上,刚刚那阵风来得突然,他不太确定现在面对的是谁。


对方在他的凝视下抹了把脸,指尖夹着亮闪闪的纸片,手腕翻转印在他的眉心。


那人的舌尖微微舔过齿列,对着他扯起单边嘴角。


“听说你要对我使用一忘皆空?”




19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大概是因为上帝要我们相爱。




***


END

评论

热度(197)

  1. 咸云今天你头掉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