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云

《白月光》(洋岳/短完)

岳本岳:

*平行世界OOC
*没有故事偏矫情
*灵感来自于OM 拍到的两人站在舞台上互伸手臂


“其实要不要将这首歌纳入到这个演唱会中,我和公司是有所争执的。”


体育馆的灯光已经全部灭掉,只有舞台上中央打下了一束灯光,朦胧罩在了岳明辉身上。


“但是我坚持要把这首歌当做演唱会的结束曲目。”


慢板抒情的旋律轻轻响起,场馆内所有屏幕由暗变明,播放起了一段VCR。场内所有粉丝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有粉丝低声惊呼:“是《白月光》!”


这首歌曲的VCR是岳明辉工作室之前举办的“我听你歌”活动中特意从一些歌迷发在话题中的视频剪辑出来的,大多是他们的一些表情,有欢笑,也有哭泣……除了这些VCR之外,现场还有数台摄像机捕捉实时的观众表情并同步到大屏幕上播出。


“这首歌,粉丝朋友们都知道我三年没唱过了。”


岳明辉抱着手臂,扭头也望着大屏幕上的VCR,他跟随着旋律轻轻哼唱着:“很多个夜晚,我坐看白炽灯光,那时的我太年少,不懂月光才是我的心头好……”


“我要我们在一起,我想我会喜欢这感觉,我要这感觉,流入血液,融进骨髓……”全场低声合唱,很多粉丝红了眼眶。


她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个人的名字,李振洋。


《白月光》的词曲作者,李振洋。


当最后一个音符结束,岳明辉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眶,“其实我最讨厌就是告诉大家接下来是最后一首歌曲了。今天更是很讨厌说这件事情。”


“因为这首真的就是最后一首了,也是我歌手生涯的最后一首。”


全场静默,而后突然疯狂躁动。


“太突然了是不是。”岳明辉抿唇,“我给姑娘们讲个故事吧。”


大部分人都还处于震惊中,但有很多喜欢了岳明辉很久的粉丝都惊觉岳明辉要说些什么。


“有一个很有才华很有才华的人,他一直是另外一个人的御用词作曲作,两个从大学相识相知,又签约到了同一家公司,我们合作了很多火的不火的歌曲,但不管歌曲火不火,我们都很快乐。”


“那种快乐,是契合的快乐。”


“他懒,告诉我灵感必须躺着才能出来,胆小,怕鬼却陪着我进了一次又一次的鬼屋,”说到这儿,岳明辉笑了一下,“其实我是故意的,只有进鬼屋的时候我才能以压倒性的优势制住他。”


“我们在一起,总是吵嘴,大事小事都会吵,大到版权费分配小到多出来的红烧肉给谁,我们都能吵个没完。”


“《白月光》这首歌,也是吵出来吧,大家可能想不到,这么一首抒情的歌曲,居然是吵出来的。”


台下某个黑暗的角落,有一个人,拉高了鸭舌帽的帽檐。


不是吵出来的,是打出来的。两个大老爷们儿,打架更增进感情不是吗。他想。因为什么打架他记不太清了,大概是因为晚上用什么味道的套?毕竟歌词里他写道,芒果草莓泡泡糖——


“为什么说今天要退出歌坛呢,因为我接下来的话一出口,可能很多烂鸡蛋会扔到我头上。”


“我们在一起过,后来又分开了。就在三年前。”


全场一片哗然。


“这三年,我照常发歌,照常上节目,可我不照常快乐——当然,是你们,我的姑娘们给我照常快乐之外的温暖。”


“我的确要跟大家道歉。因为我是一个BAD GUY 。”


他深鞠一躬。


“我又啰嗦了,其实今天说这些,是因为那天跟朋友喝酒,酒后朋友告诉我,我的每次演唱会他都会到场。”


“所以应该不是我自作多情吧。”


“我觉得三年之前我们背负了太多,没有在一起的能力,三年之后的现在,我想扔掉一切不快乐,来重拥快乐。”


“从《白月光》断裂,从《白月光》重接。”


他握紧了话筒。



白月光下


窝在被窝里


一起看着电影


我们唏嘘感慨 电影里的丰富多彩


抢对方的被子 思考什么是爱


后来


很多个夜晚


我坐看白炽灯光


那时的我太年少


不懂月光才是我的心头好


只能自己剥开一粒粒芒果草莓泡泡糖……”


他闭着眼睛,轻轻唱着,他在等一个和声,等一个他rap给他b -box 他唱歌给他相和的声音。


闭着眼睛,其他感官被刺激得更加清明。


他……等到了吧?



我要我们在一起


我想我会喜欢这感觉


我要这感觉


流入血液


融进骨髓”


他听到了台下铺天倒海地倒吸凉气声,听到了尖叫和哭泣,听到了脚步声,听到了熟悉的磁性声音。


脚步声在他身边停止,有人在他身边站定。


有人对他说:


“老岳,睁眼睛。”


好。


他其实内心没有太大波澜的,他相信他一定在。


瞧,跨过三年的不知山海,他们终于再次站在了一起。


“你晒黑了。”


“瞎说,海风吹不黑的。”李振洋扔掉了帽子,“副歌部分再来一起吧。”


“好。”


这是最相配的契合,两个人只站在那里,不用任何技巧,这歌声就让人醉倒,那声音的起起伏伏中,漾着隐喻又逃离不脱的感情,令人难以自持。


两个人同时笑着伸出了手臂。


——你胳膊好短。


——至少比你长。


——这回如果拉上了还会分开吗?


——不会。


——好。


我要我们在一起


我想我会喜欢这感觉


我要这感觉


流入血液


融进骨髓

评论

热度(96)

  1. 咸云岳本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