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云

做爱时希望一生年少,拥抱时渴望瞬间变老。

「使徒行者」「邵蓝」盲

阿素:

*设定是假如少爷没有黑进警局系统,一切都没发生,故事的另一种可能性。人物微黑化预警!!


最一开始,蓝博文总想着卧底结束之后,重回警局时该是怎样光景。然而后来变故跌生,他越来越不愿去想以后的事。也许他根本没有以后。
自从康sir殉职,他很久没有为警方提供过任何情报,与此同时,他不停的为德茂大把赚钱,养活会议室里那些附骨之蛆。人人都赞他有头脑有胆识,他穿定制的西装吃昂贵的法餐,不知道自己还算不算个警察。
直到Qsir找到他。事情看上去重回正轨,Qsir承诺抓到姓董的就将他召回。蓝博文明白这是最好的结果,心底计划暗暗成型。他的计划里所有角色都尽在掌握,只除了一个人。
绍志朗,他唯一的变数。

郭銘亲自为绍志朗倒酒。
“少爷啊,当年你也是尖沙咀叱咤风云的人物,现在就甘心跟在蓝博文屁股后面做一条狗?”
绍志朗笑笑说:
“主席有话不妨直说。”
郭銘也笑起来。
“好!我就喜欢你的爽快。我早看出你不甘心屈居人下,不如我们合作,事成之后我保你坐蓝博文的位置。”
绍志朗垂下眼睛沉默片刻,随即举起酒杯与郭銘相碰。
“一言为定。”

巴西之行险象环生,绍志朗为蓝博文挡了枪,蓝博文却用枪指在他头上。
“你为郭銘做事。”
“我利用他而已。他想害你,我假装帮他是为了探听他的动向。阿蓝,你要信我!等我取得郭銘的信任,我们想办法干掉他,就能一起往上爬!”
蓝博文气到歇斯底里:
“你总是这样吗?!往上爬就这么重要?!”
然后他一枪打到地上,他们一拍两散。

蓝博文的计划被绍志朗打乱,他不得不停下来重新规划。董先生忽然点名要他去越南做一点小事,他觉得蹊跷,却无法拒绝。那事情颇费时间,蓝博文足足两周之后才得以脱身。而等他回来时,会议室的主席位换了名牌,绍志朗笑着看他。
Qsir说:
“绍志朗杀了郭銘,他现在是董先生的人,你要小心。”

蓝博文一进门就听到炙热的喘息声,卧室大门肆无忌惮的敞开着,仿佛故意要引人探寻。他慢慢走过去,斜靠在门边点一只烟,好整以暇地欣赏这出活春宫。
绍志朗早早便望见了他,却没有丝毫慌乱,他反而挺起上身,径直看着蓝博文挑衅般的笑。形状完美的腹肌上闪着一层薄汗,他不紧不慢的动着腰,胯下跪趴的女人随着他的动作大声呻吟。
蓝博文脸上也挂着笑,两人在满室淫糜中目不转睛的对望,似乎要看看是谁先投降。蓝博文勾起嘴角,唇边叼着烟,双手脱掉剪裁合体的西装,暗纹领带抽出来,随意丢在地板上。然后他修长手指夹住烟身,张开嘴唇远远朝绍志朗呼出一口灰白迷雾。
这是明确无误的挑逗,绍志朗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下身不知不觉加快了节奏,猛烈的撞击声清晰可闻。那女人叫到嗓子都沙哑,绍志朗眼神凶狠如捕食的野兽,从始至终不曾离开蓝博文分毫。
女人终于尖叫一声,脱力的趴倒在床上。蓝博文轻轻击掌,似是感谢这场精彩演出。女人抬起头来看他走近,以为这英俊男人也要加入战局,一时间紧张又兴奋。绍志朗觉察女人的视线,瞬间便沉下脸,一把将她推下床去。
“滚!”
女人没料到他竟会如此喜怒无常,但知道此人得罪不起,便急忙抱了衣服跑出门去,与蓝博文擦肩而过也没敢多看一眼。
蓝博文笑着坐在床边。
“太粗鲁了吧。”
绍志朗抬手揽住他脖颈,他也不躲,任由那手指探进衣领,摩挲他颈后的皮肤。
“我也会很温柔的,要不要试试?”
蓝博文嗤笑一声,将烟雾喷在他脸上。
“你杀郭銘时也很温柔吗?”
调笑的气氛顿时不见。绍志朗收起笑容,放开他转身去穿衣服。他穿得很慢,布料的窸窣声更衬出沉默焦灼,蓝博文忍不住开口:
“老大,你到底在搞什么?”
绍志朗扣住皮带,金属搭扣发出清脆声响,他说:
“郭銘查出你是警察。”
蓝博文呼吸一滞,将烟头扔到地板上碾灭。
“你相信他的话?”
“我不知道,”绍志朗背对着蓝博文穿好衬衫,“我只知道他要杀你,所以我必须先杀了他。”
蓝博文暗暗握住枪,绍志朗却没有回头。
“他说我疯了,说我瞎了眼居然要保护警察,”绍志朗弯腰捡起地上的夹克外套,“我觉得他说的没错。”
然后他走出了房间。

“我可以抓到董先生,但你要放过绍志朗。”
Qsir挑眉看他:
“你这是在跟我谈条件?”
蓝博文将转好的魔方放在桌上,每一面都像一只眼睛。
“你觉得是就是吧。”
Qsir猛地揪住蓝博文的衣领朝他大吼:
“你还记不记你是个警察?!”
蓝博文偏过头不去看他的眼。
“事情结束之后我会请辞,你永远也不会再见到我和绍志朗。”
“是,他是救过你的命,可他现在是个毒贩!做的恶事并不比郭铭少!你为了他放弃当警察,放弃你这么多年的努力,值得吗?”
蓝博文没有回答,只是挣开Qsir的手,微微低下头说:
“算我求你。拜托了,Qsir。”

绍志朗在游轮甲板上紧紧抱住蓝博文,蓝博文的白草帽被海风吹走,他笑着环上对方背脊。
“轻点,我的伤可还没好。”
绍志朗将头埋在他肩膀上,声音听上去有些闷:
“你是不是疯了,你这么做会被警方除名,没人知道你究竟付出了多少。”
“是啊,大概我和你一样疯了吧。你一个黑道要保护警察,我一个警察却要保护黑道。正好相配不是吗?”
绍志朗不禁笑出声来。成群的海鸥自头顶掠过,他们在炽烈的阳光下接吻。
他想也许从很久以前,他们就都患上眼疾,除了彼此,再也看不到其他。
爱是盲目。

end


这西皮有毒,简直毁我人生→_→

评论

热度(83)

  1. 咸云阿素 转载了此文字